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千千小說 > 三國重生馬孟起 > 三國重生馬孟起最新章節 > 第五十章 涼州軍大戰番禺(五)

三國重生馬孟起 第五十章 涼州軍大戰番禺(五)


    在馬超看來,番禺有江東軍三萬五千人,哪怕戰力不足,可依舊是江東軍的正規軍啊,這個不假。而且更有凌操父子守著,所以說己方哪怕是一個月都沒破了城池,他都不會覺得有什么意外,有什么奇怪的,反而是會認為很正常,真的。畢竟凌操父子本事在那兒擺著呢,還得說這話,就因為他們實力強啊,那不錯。至于說江東軍的人馬,哪怕說馬超沒覺得他們

    有什么戰力,可確實,這個不得不說,他們絕對是不少了,三萬五千人啊,那可不是三千五百,不是啊。哪怕就是己方現在,也不過就是他們的兩倍多而已。在凌操那兒來看,他覺得城外涼州軍人馬多,八萬多呢,而己方還不到人家一半,這個就是他的想法。可以說其人

    真不是什么太樂觀的人。覺得對方是己方的兩倍多,認為涼州軍人馬就是多,而己方人馬就是少。可實際情況呢,至少在大多數人看來,江東軍人馬可不少,雖說是比不上涼州軍不假,可確實不能說是少啊。因此,三萬五千人,真心不少,可凌操確實是沒那么覺得啊,這

    個……想法不同,凌操是不會覺得多,因為他是守城的,面對涼州軍那么多的人馬,而且是比己方士卒強的戰力,他肯定是覺得己方士卒是多多益善,這個必然啊。而馬超就會覺得守城的人多了,比四會多多了,也比中宿多。人越多,對己方越不利,好處就越少,甚至說就沒有。馬超和涼州軍的話,他們自然是想著番禺人能少點兒,那樣兒的話,己方破城的時

    日也短了。那肯定是啊,他們就是那個想法,正常。人多了,就費勁破城了,馬超他們自然是希望守城的人馬少。不過他們人馬雖說有三萬五千人,可戰力不夠,這個也是。如果說人多戰力還強,不用說超過己方和己方一樣兒,哪怕就是兗州軍那個水平,說起來就絕對是

    大敵,那是。因此,在馬超看來,雖說江東軍的人馬是不少了,那沒錯,可確實,這個戰力不行,那么己方對付他們,還算好點兒。要趕上人馬多而且戰力還強的的話,那么己方都不知道什么時候破城了,一個月的話,那都是時間短啊,那是不錯,他是很清楚了,那是啊。

    所以說對方戰力,馬超倒是覺得都不錯,凌操父子肯定不滿意,但是也沒辦法啊。就是,就這,也不是說沒訓練過,都練過,那是。就算是在涼州軍來進攻的時候,凌操也沒放棄過練兵。不過涼州軍沒來的時候,他們可以出城訓練,有時候那樣兒。但是等他們過來,城門緊閉,就出不去了,就只能說在校場練兵了,也不是不行。不過以前是有時候出去而已,現

    在出不去了。但是盡管如此,凌操確實也是沒放棄過,那是。畢竟能多訓練一日是一日,這個肯定沒錯。而且還得說,以前練兵就只是交州南海郡本地的人馬,不過這次卻又多了從揚州來的人,哪怕是多了,可對凌操來說,確實也是沒什么大不了的,他一樣兒是能訓練得

    了。確實,畢竟三萬五千人,這個其實不少,在馬超看來,不過凌操來看,其實還沒那么多。而別說是那些,就再多三萬五千人,他也不是說訓練不了,無非就是費點兒勁的問題罷了,確實。你讓其人帶兵十萬,還是可以的,而訓練,其實也沒大問題。之后凌統又回來了,更是可以了,父子倆一上,十萬都輕輕松松啊,那是。之后孫博也來了,所以真都沒問題啊。

    這個就是了,一點兒問題沒有,他們覺得不過才三萬五千人。他們是沒認為多,哪怕實際來說,確實是比之前多很多了,那是。但他們卻不是那么看的,要不然也不是那樣兒的想法了。守城的人,他們自然都是覺得越多越好,肯定沒錯。雖說凌統和孫博看來,三萬五千人馬也不是說太少,可他們確實,覺得還是更多,那更好,真的。可但是自己主公讓周瑜帶來

    的十萬人馬,他們確實也是不好留下更多了,畢竟那交州可不止有你南海那么一個郡,還有六個呢是吧,所以……就算是九真郡和日南郡,那兩個地方不用多少人馬,可那四個呢,沒南海這么多,但是卻也超過九真和日南啊,那是。所以說能留下十萬的十分之一,已經是

    不少了,這個肯定是。哪怕凌操父子的意思,要再多點兒,那就更好了,可顯然那是不可能啊,這留下兩萬五千人馬,其實就已經不少了,在別人看來,就是。所以說這個時候,凌操父子和孫博他們可都知道,就算是最好的情況了,那是。不要嫌人馬少,這樣兒就算不錯,

    總比一個援軍都沒有強啊,那是,比那好多了,不錯。如果說自己主公不派援軍來呢,這交州這地方,就得是自己這些人靠著自己的部曲來守著了。怎么說呢,那樣兒的話,雖說凌操/他們不會多說什么,可要說他們沒一點兒想法,那都不太可能,真的。畢竟什么叫“不患寡而患不均”,就是這個道理。他們要覺得自己主公不公平了,那就絕對是問題,一點兒

    不錯。所以說孫策該派援軍的時候,他是不會吝嗇的。關鍵是損失了十萬人馬重要,還是說己方將領的想法更重要,這個他是太清楚了,那是。如果說損失十萬人,不會讓己方將領想法太多,甚至都更忠心了,那么孫策覺得那么做,其實還是值得的,就是。當然了,如果

    說不用損失,就能達到那樣兒的情況,他是覺得更好,可顯然是沒那事兒啊。所以說只能選擇一個,損失人馬,讓己方將領不多想,甚至更忠心;要不就是不派那十萬人馬,不用損失十萬人馬,可卻要讓不少將領有意見。對此,孫策是很輕易就做出了選擇,顯然十萬人馬

    對他對江東軍是重要不假,但是要能換到己方將領的忠誠,他覺得還是值得的,那是。畢竟這個兩樣兒要取那個對己方最有利的,好處最多的一個。如果說都不好的話,那么就是兩害要取其輕,不就是如此。所以說那幾個當主公做老大的,都有他們自己的想法,什么要去做,而什么肯定不會做,這個都有數啊,那是。所以孫策最后是派了十萬援軍,然后就到了

    現在,他是覺得自己做得一點兒都沒錯,其實是很正確。涼州軍鳴金收兵,馬岱帶兵撤退。他也是見識到了,凌操父子兩人,和就只有凌統一個,那差別大了,真的。差距也是有的,沒錯。對馬岱來說,他是帶兵的主將,那自然時候深有感觸啊,就是。馬超的話,他沒帶兵,

    就只是在后面觀察到的,看到的不如馬岱親身體會來得更加深刻啊,就是。所以說其人那是深有感觸,凌統的話,其人本事如何,馬岱早見到了,不過對上凌操,那確實還是第一次,自然對方也是第一次和自己帶兵決戰。不過他也是,沒覺得什么大不了的,哪怕凌操父子是盡力,甚至兩人加在一起,總體上來說,自己也不是對手。當然了,己方破城,那還是肯定

    的。不過就是多少時日的問題,多少,這個是。十幾日都算是少了,半個月絕對少,而半個月到一個月,這個正常,而再多的話,那就多了。是,超過一個月,馬岱想法中,絕對是多,畢竟己方的戰力和對方戰力對比在那兒擺著呢,自己哪怕不如凌操父子組合,但是己方戰力是比他們強啊,那是。所以說最后己方一定能破城,可到底說是多少時日,那卻不一定

    了。少了也是,多了也可能,都不一定。馬岱的意思,當然是少了好,不過多了也沒辦法,自己盡力就好,那是。對他來說,一個月,就算是最多了。也就是馬岱的意思,一個月的情況,自己必破了番禺,如此才行。要不然的話,確實就是多了,多一日,那都是多,這個沒

    錯。馬岱不想那么多,想早日破城,那是最好的情況。他是覺得半個月多點兒,那其實都可以,是己方算是正常時日破番禺。不過現在來看,確實是不好整,馬岱覺得半個月多的話,那么絕對是不少了,真的,畢竟多少城池,他都用不了半個多月,那就能破了,奪取下來!

    不過更多的地方也確實,沒有番禺人這么多,而且還是凌操父子守著,至少在馬岱心里來說,他認為自己比不上凌操父子倆聯合的。確實,哪怕其人嘴上不會承認,可心里卻是認可的,那不錯。這個肯定是,畢竟馬岱不那么狂傲,那可不是。還是那話,其人有傲氣不假,可就那么點兒,所以說沒什么大不了的。他也是,知道自己盡力就好,爭取早日破了番禺,

    早日奪取城池,那就好。不過那事兒也并非自己如何想法,就怎么是了,那不對。他倒是想早破了城池,幾日就好了,但是顯然沒可能。所以說也是沒想那么多,自己盡力就好了,而這個時候他是帶兵跟著自己主公回了大營。知道回去之后,自己主公還得說幾句今日戰事,

    不過確實,他不會多說什么,畢竟今日不過是試探,自己表現不好,但是也算盡力了,不過第一日第一次的進攻,也是沒什么。如果說今日要是都已經好幾日進攻了,那么自己主公沒準就得說自己幾句,都正常。但是第一日的話,那自己認為是沒什么可能啊,所以說這……

    畢竟剛開始,那還沒什么,自己主公和己方將領、謀士又不是說就接受不了,就是,還是能接受,畢竟剛開始了。回到了大營后,在中軍大帳中,馬超果然是沒多說什么,主要還是把希望都放到了明日,這個是。在他的想法中,今日馬岱沒上去,其實都正常,那么明日的話,也就差不多了,真的。明日正式進攻,如果說馬岱還上不去城頭兒的話,那么絕對不是

    說他不厲害,不行了,實在就得說凌操父子強,哪怕帶著沒那么強戰力的江東軍組合人馬,一樣兒是能擋著馬岱,這個真是。可就是不知道,這個他們能擋住多久呢?反正一日的話,其實不少了,真的。馬超覺得他們最多,那也就是擋住明日那么一日,也就那樣兒了。也不

    是馬超小看小覷了他們,高看了己方,實在是那基本上就是事實了,真的。畢竟哪怕說凌操父子加一起,他們總體水平是超過馬岱的,可他們士卒卻不是超過己方的。而守城就是要靠守城的人馬數量、戰力。他們人馬是不少,可卻還是沒己方多,沒到己方一半。而他們戰

    力,這個就更不行了,真的。主要就是這個,畢竟在攻城戰這個上面,不是靠著你主將什么,除非說你有霍峻那本事,那另說了,但是天底下有幾個霍峻那樣兒的?就他一個,郝昭比他來,都差著呢,那是。所以說霍峻就那么一個啊,遇到之后,刺客刺殺了其人,就再也遇不到了。當然了,守城厲害的,那確實還有幾個,比如說郝昭就是,可確實不能和霍峻比。

    如果說再出來一個霍峻那樣兒的,那個水平的守城大將,其實不是什么好事兒。也許對其人那一方來說,好像挺好,但是這個不一定啊,真的。沒有說絕對的,當然了,大多時候,守住城池,那確實還是不錯的,就是。就像如今的凌操父子,他們哪怕是都知道,守不住城

    池,可他們其實也真是想,不過知道不可能就是了。因此,就只能說是盡力,然后讓涼州軍多損失些,就是這樣兒,可不就是。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中国体育彩票36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