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千千小說 > 永生仙墓 > 永生仙墓最新章節 > 第127 山下聞瑤琴,起舞和一曲

永生仙墓 第127 山下聞瑤琴,起舞和一曲


    三輪血月當空,陰風鼓蕩四合。

    泛著妖異血色的巨大鐮刀自大地之上切過,有不知名的異獸被攔腰斬斷,一聲凄厲慘叫,命斷當空。

    然后血鐮拖著一道長長的血色尾巴馳向天際。

    這方世界,似乎無窮無盡。

    低處小山坡的背面,一名黑衣少年長舒口氣,心有余悸道:“還好有你提醒,否則這一鐮刀過來,我必死無疑。”

    四周很安靜,黑衣少年的身邊沒有一個人,他仿佛在自言自語。

    “我說……這個任務不做行不行?那可是八部浮屠的樓主啊!”少年眉間輕皺,“哇!不是吧!你這么狠!?可是這個任務真的有難度啊!”

    “是是是,我知道,在這天墳之中,大家都是第二境,但想要在冷平生的手里搶東西,這無異于虎口奪食!”

    少年目光閃爍了幾下,似在傾聽,片刻后眼神之間露出了一抹狠厲:“富貴險中求!我得到你已經是天大的造化,這條路,我得走下去!”

    少年的聲音低了下來,將頭壓得更低,落在了雜草之后,有陰風輕輕搖曳著他眼前的草簾,稀疏之外,緩緩出現了四道身影。

    當前的是兩名黑衣修士,面色陰沉,沒有一絲的感情波動,宛如兩塊行走的木頭。

    他們的身后,則是一男一女,冷平生和冷青青。

    七人距離少年還有約摸五十丈,他屏住了呼吸,與周圍的環境融為了一體,唯有雙目之中的靈光一直鎖定著冷平生,鎖定著冷平生左手手腕之上,掛著的一串暗紅色佛珠。

    冷平生的腳步很緩,在這極為危險的蒼天墓穴依舊閑庭信步,身側的冷青青抿著嘴,俏臉發白,不久之前才遇到一直巨大的堪比一座城池的腳掌,剛才又看到了一把切割生靈如草芥的鐮刀,這方世界的恐怖,讓她有些戰栗。

    “收起你眼中的恐懼。”冷平生聲音微冷,“忘了是誰滅掉了你雪暮一族了嗎?”

    冷青青嬌軀一顫,絕美的臉上泛起了一絲病態的紅潤,咬牙切齒間,面上更是騰起了一絲煞意:“神藏,我就是化做鬼也不會忘記那一天!”

    冷平生腳步更緩,望著冷青青,沉默了片刻,取下了手腕上的暗紅色佛珠,道:“此物予你,在這天墳之中,危機在所難免,有了它……!誰!”

    話音未落,黑暗之中,一抹烏光忽的乍現,似一道雷霆,以一種難以想象更難以揣度的刁鉆角度斬在了冷平生的手腕!

    “找死!”

    冷平生身前的兩名黑衣人暴起,一左一右,切殺而來。

    冷平生面色微變,就在這道烏光落在他身前的一瞬,雙目一迸,一雙神光化作刀劍沖出,錚的一聲,巨力蕩開,冷平生嘴角溢血,手腕一抖,手中佛珠被烏光裹走!

    冷青青也反應了過來,雙瞳一綻,原本黑色的瞳孔在瞬間坍縮成一點,而后,化作了藍色,天藍之色,如同天空,如同穹宇。

    穹頂之眸,這就是雪暮一族眼瞳的名字。

    穹頂之眸,宛如璀璨藍寶石,點點曦光呼嘯而起,成河成海,襲向烏光!

    轟!

    靈光倒卷,冷青青與冷平生同時受創,口中噴血,那烏光,端的恐怖!

    數十丈之外,躲在暗處的臉色微微泛白的少年眼中露出一抹喜色,手腕再起,準備拉回烏光之時,他的身后,兩名黑色人驟至,兩人一左一右地按住了少年的肩膀。

    少年頓時面如土色。

    “嚇到了吧?”冷平生柔聲望著冷青青道,冷青青搖了搖頭,擔憂地抓起冷平生的手,見到沒有什么大礙,這才松了口氣。

    兩人立在了少年面前。

    “敢搶我的東西,好大的膽子!”冷平生從黑衣人的手中接過佛珠,遞給了冷青青,望著面前的少年道。

    少年面無表情,盯著冷平生,此刻性命都在冷平生的手里,他的眸子里,卻沒有絲毫的懼色:“冷樓主寶貝無數,我楊鍥借一個來玩玩,想必樓主也不會放在心上。”

    “哦?你就是楊鍥,就是東海之濱的那個楊鍥?”冷平生眉間一挑,閃過一抹輕浮。

    少年頓時面露自傲,道:“不錯,正是楊某。”

    冷平生轉頭,根本不去看楊鍥,輕輕捏了捏冷青青的臉,柔聲道:“知道他是誰嗎?”

    “似乎……似乎是某個天才少年?”冷青青不確定道。

    “的確是個天才啊,修行不足一年,便已然破入第二境巔峰,這樣的天賦,足以讓天下九成九的修士汗顏了。”冷平生有些感慨,但下一刻,冷平生面色微寒,眉間裹挾著殺意,一腳踩在了楊鍥按在地上的手背上,“但是你來招惹我干什么呢?我是你能招惹的?”

    “嘶!”楊鍥痛得嘴角直抽抽,但是眼瞳卻格外的堅毅,忽然,他笑了,宛如大計得逞的笑意。

    他的胸口在放光,在發燙,一塊巴掌大小的羅盤遽然飛出,一道強烈的難以形容的白光綻放,所有人在這刺目的芒之下,都僵硬了一息,而就在這一息,楊鍥站了起來,不僅站了起來,還從冷青青的手里,奪走了那佛珠,更是瞬間遁出十數丈。

    “八部浮屠的樓主,不過如此!”

    楊鍥在遠處大笑,手中高舉著佛珠,顯得極為得意。

    冷平生冷冷地望著他。

    楊鍥臉色的笑意漸漸消失,他的身體開始僵直,開始不受控制,然后,他浮空而起,被一股無形的怪力縛到了冷平生的面前。

    “不……這不可能!這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縛住我!?”楊鍥難以置信。

    “啪!”冷青青狠狠地甩了楊鍥一個耳光,后者的左臉頓時厚了半寸,紅彤彤的。

    “你他媽三流玄幻小說看多了吧?真以為自己是豬腳了?”冷平生冷笑,掃了身側的黑衣人一眼,冷聲道,“宰了他。”

    一道血芒劃過楊鍥的脖頸,一個近年在東海之濱極為有名的天才少年就此命斷。

    “主人,這就是剛才那釋放強光的法器。”黑衣人取出了楊鍥懷里的羅盤,交給了冷平生。

    冷平生眼瞳一顫,露出了一抹迷惘,甚至是……恐懼。

    一旁的冷青青看得直愣,冷平生居然也會露出這樣的表情?一直波瀾不驚的他,怎么如此心態大變?

    深深地看了看冷平生手中的羅盤,冷青青極為懂事地領著兩名黑衣人,與冷平生隔開了一段距離。

    “呼!”深舒口氣,冷平生開闔眼眸,漸漸平靜了下來,在羅盤之上一按,滴滴答答的金屬聲之后,羅盤懸浮而起,一團靈光涌現。

    “你是第幾代的系統?”冷平生問道。

    “穿梭諸天3.0.”靈團之內,一道稚嫩的男音響起。

    “都已經是第三代了啊,當年我開發出初代系統的時候……”冷平生目露神往,“那年我才剛剛三十歲……為什么來搶源初?”

    源初,就是冷平生手中佛珠的名字。

    “源代碼被時空之力斬斷,失去了主控程序。三日前探測到你身上有同類源始碼,想要取而代之,重建主神空間。”

    “咦?”冷平生有些詫異,“這么說這小子人都死了,還沒有見識過老子開發的系統?”

    冷平生嘖嘖一嘆,不知是在為楊鍥遺憾還是什么,神色有些復雜:“你們的源代碼……當年可是老子一個字一個字地敲出來的啊。一晃好多年了,來,給我展示一下你進化到了什么程度?”

    靈團扭動了起來,其內有星辰浮現,無數的世界在其內沉浮,流轉。

    “你能不能……能不能聯系到家里?”冷平生猶豫了片刻,還是開口問道,眼中有期待,但更多的,卻是令人意外的一抹恐懼。

    他有點害怕聽到接下來的答案。

    “無法聯系,家里的空間坐標早已遺失在空間亂流之中。”

    聽到這個回答,冷平生竟然不自覺地松了口氣。

    來到這個世界已經幾十年了,從白手起家到建立八部浮屠如此大的基業,他付出了很多。

    想回去嗎?當然想。

    但是又害怕回去。

    這是冷平生矛盾的心理。

    好一會兒,他才搖了搖頭,自嘲道:“即便是仙人都難以尋到我的家鄉,我在這里自怨自艾做什么。”

    “第三代版本一共做了多少個?”冷平生已經平靜了下來,問道。

    “三千個。”靈團的機械音沒有絲毫的感情,“但是家里最開始的時候,選出了一千個送往更高維度,想要探測些什么,結果全部被埋葬。”

    “更高的緯度……”冷平生眼睛瞇了起來,冷冷道,“那里……是仙人才能觸碰的存在……我當年……便是不懂事……結果被送到了此地……估計永生永世也回不去了……”

    人說最美不過重逢他鄉偶遇故人,眼前雖說不是故人,卻也的確是和自己來自于同一個地方。

    冷平生的話變得多了起來,和眼前的靈團聊了很多。

    不遠處靜候著的冷青青忽的眉頭一皺,似感應到了什么,大喜,立刻盤坐在了地上,雙瞳再次化作幽藍,雙手按在空氣里,竟有優美琴音響起,一圈圈,一道道,漣漪涌起,奔向了前方。

    ……

    ……

    “燈給我,饒你不死。”眉心有著青蓮印記的青年就這么立在了余念的面前,聲音平淡,卻無可反駁。

    “此子,到底是誰?也太過恐怖了一些吧,竟然真的立在了山壁之下,其下的刀劍意,怕是會在頃刻間要了我的命,他居然如履平地?!”

    “哈哈哈!這該死的小子,剛才敢耍我們,眼下總算是有人能治你了吧?如此天驕,怕是抬手便可滅了你!”

    外界眾人驚呼,余念面前的青年,一直背對著眾人,給眾人以極端神秘之感。

    余念神色微變,眼前的青年,身姿挺拔,面色晶瑩如玉,整個人都沐浴在點點曦光之中,真的宛如仙人轉世。

    最關鍵的,此人的修為,第二境,而且應該已經是第二境之中,最為顛頂的地步,修行了九死一生經,開出兩千支脈的余念,自問若是面對著尋常第二境,或許還有著回旋的余地,可是面對著此人,余念知道,他決計不是對手。

    就這么把東西給他?

    余念心有不甘。

    轟!

    就在余念猶豫的瞬間,青年直接出手,速度快到余念根本反應不過來,一把扼住了余念的脖頸:“我的耐心有限。”

    “好,弄死他!”陸九在外咬牙切齒地大叫。

    “嗚……”余念臉頰通紅,喘不上氣,生死的恐懼驟然降臨在他身上,一股無力之感瞬間席卷了他的身心,眼前的青年,是一尊的的確確能要他命的修行者。

    “少年,還是交出來吧,性命要緊。”不遠處的連城越輕聲道。

    “王爺這可就不知了啊,他是不敢交出來啊!一交出來,沒有了法器的庇護,此子不過區區第一境的修為,怕是會在頃刻間為刀劍意碾成飛粉。”

    “不錯,交出來是死,不交出來也是死,哈哈哈!”

    “可惜了,不能親手宰了他!”陸九眼中依舊殺意熾盛。

    可是下一刻,在所有人的矚目之下,余念竟然真的交出了手中的青銅燈。

    “端的是好寶貝啊,上佳的法器!”

    “那人到底是誰,一直背對著我等?”

    “應該是某個世家不出世的絕代天驕吧!”

    余念靠在山壁下,大口喘氣,額頭上冒著冷汗,心有余悸。

    “你這怨毒的眼神很不錯,恨我,盡情的恨我,想要殺了我是吧,我等著你。”青年眉心的青蓮一閃即沒,對于余念,毫不在意。

    他往后退了兩步,他能夠近到余念身前,也是靠了眉心青蓮的力量,單靠他自己,還做不到。山壁之下的刀劍意,太過恐怖,恐怖到即便是他,也無法承受。

    退后兩步,青年再次趺坐于地,但這一次,他是面對著眾人。

    眾人第一次看到了此人的面容。

    “風華絕代,當真是絕代天驕的風采!”有人驚呼。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呀!”連城越撫掌感嘆。

    青年凝視著掌心的千機變,準確的說,是凝視著其內的燈油,那滴真仙血。

    他的神色波動了起來,面露痛苦,眉心青蓮印記透體而出,無數的霞光自其體內噴涌而出,落地成蓮,將此地淹沒。

    “這是……這是青蓮圣經!?”連城越失神。

    “青仙帝證道之法?”有人聲音顫抖,“此子,到底是誰?!”

    千機變內,真仙血似乎感應到了什么,開始晃動起來,蕩開了層層的波紋。

    而這青年,已然淚流滿面。

    “真仙血,那是真仙血!”連城越色變,猛地站了起來。

    “父親……”青年端詳著千機變,有些失神,雙目中眼淚流出。

    “你你你……你是!?”連城越倒吸一口涼氣,震驚道,“你是青仙帝的幼子!?”

    “青仙帝的子嗣不是都死了嗎?!”

    “幼子……我想起來了,青仙帝晚年的時候,為滅空大帝算計,兩人誕下了真仙子嗣!他,就是那個幼子!!”

    “據傳比子一出生,便被仙氣繚繞,大道糾纏,仙不可擋!”

    “兩尊仙帝之子,端的恐怖!”

    真仙子,眼前這小子,竟然是真仙子!

    余念瞇著眼睛,心有波瀾。

    此時,高空之中,忽然有美妙琴音卷來。

    千機變聞音瘋狂震動,想要破空而去!

    真仙子猝然起身,喝道:“敢搶我的東西,找死!”

    他全身波光燦燦,按著千機變,琴音愈發激昂,帶著不可一世,帶著果決,要將千機變納為己有。

    真仙子撐開神光,真的像是化作了一尊仙人。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望著他。

    忽然,有人看見了光芒之后的余念,他的手里,正提著一把鏟子,似在舞動。

    這時,眾人才猛地發現,沒有了千機變的余念,依然安然無恙地立在山壁之下,那個他們所有人都無法企及的地方。

    一抹惶然與驚恐驟然填滿了他們的心間。

    余念開始舞鏟。

    山壁之上,都是刀劍意,很強很強的刀劍意,余念能站在它們面前,不受影響,自然是因為他,有著更強的刀劍意。

    蒼茫一劍浮生亂。

    余念手腕翻動,夕陽鏟翻飛,刀劍光影搖動。

    身后的山壁,開始搖晃,其上不可一世的森然刀劍意開始顫抖,如同遇見了君王。

    江山血海菩提寒。

    余念再舞,無數的刀劍意自山壁脫落。

    刀斬千年兩生岸。

    刀劍意浮空而出,而后,宛如隕星,轟向大地。

    天空中琴音連綿而來,余念于琴音之下舞動,身姿飄搖,更有一種說不出的韻味。

    此念可斷永生天。

    大地震動,煙塵四起,刀劍光影飄搖,無數慘叫此起彼伏,余念立刻遁走,余光里,他看見真仙子手里的千機變為刀劍意震蕩,再也控制不住,飛躍上天,消失不見。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中国体育彩票36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