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千千小說 > 永生仙墓 > 永生仙墓最新章節 > 第190章 夢中有蝶念慈悲

永生仙墓 第190章 夢中有蝶念慈悲


    月明,有鴉雀南飛,清亮的鳴聲自頭頂掠過,很快消弭于耳畔。

    幽藍的天空下,坐落著一座城池。

    城外沙礫鋪滿,晶瑩的沙礫反著清冷的月光。

    余念和小月就這么突兀地立在了這狂砂之上,城池之前。

    “我們,好像進入《半生緣》的世界了。”小月四處打量著,“我們要進城嗎?”

    “先等等吧。”余念領著余念,小心翼翼地躲進了城側的一叢樹林中,“現在還不知道我們落在了這本書的哪一出情節里。”

    小月點了點頭,不一會兒,兩人身處的樹林之中,便傳來了極速行軍的悉悉索索的聲音。

    兩人神『色微斂,立刻浮空而去,懸在了半空之中,夜『色將兩人的身影掩蓋,讓人看不清晰。

    樹林里,出現了一支隊伍,數量在三百人左右。

    “現在這些寫書的,簡直沒腦子,誰會在城池之外留這么大的林子,給別人躲藏?”小月浮在空中,已經知曉了這是《半生緣》中的哪一出情節。

    這三百人趁著夜『色,速度接近了城池,借著手中軟繩,爬上了城,約莫一盞茶的工夫,城門洞開。

    廝殺聲漸起,越來越大,但消弭得更快,這場偷襲,迅速取得了成功。

    余念和小月浮在空中,冷眼看著這場廝殺。

    然后看到那書生因為學問不錯被侵略者納為了己用。

    然后在一個月的時間內,余念和小月看著這只軍隊一路向南,洞穿了這個國家。

    侵略者只有五萬軍隊,但他們一路而來,遇到的守軍足有數十萬,但他們卻依舊攻無不克戰無不勝。

    短短的一個月,那書生便已經成為了新的將軍,余念和小月看著他立在了王憐花的墳前。

    “我們到現在都還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小月問道。

    “《半生緣》的作者就沒有正面提過這書生叫什么。”余念補充道。

    此時,那一身銀甲的書生在王憐花的墓前,折斷了自己的長槍,然后踏進了距離此地不遠處的一座茅草屋里。

    余念撿起了斷掉的槍尖,在侵略軍一路南來里,余念不止一次的看到了這把槍在戰場之后,展現了其逆轉時空的能力。

    分明侵略軍已經快要不行了,但是隨著這長槍一揮,死掉的侵略軍立刻就活了過來。于是,原本的五萬兵士,變成了無數。

    “這……應該就是那件時空法器了吧。”小月大喜,覺得這永夜令也不過如此嘛!

    “別慌!”余念神『色微變,領著小月隱匿了身影身形,數息后,有人策馬而來。

    最令余念和小月震驚的,是這來人,竟然長得和薛天一模一樣。

    薛天敲開了書生的門:“你要在這里守一輩子嗎?我姐已經死了。”

    “天下已平,新主已立,我要在這里,把我們的故事,寫下來。”

    我要把我們的故事,寫下來?

    余念和小月眉頭微皺,眼下的畫面,可是《半生緣》這本書里沒有寫到的,原書只寫到了書生折槍歸隱。

    故事已經到了終點,光華閃動,余念和小月身影漸漸消散。

    ……

    古董店里,小月和余念回歸。

    余念摩挲著手里的槍尖,道:“這把槍,還真的被我們帶回來了!”

    “那肯定就是它了!”小月超級興奮,小臉紅撲撲的。

    余念倒是不怎么興奮,他微微涌動靈力,灌入槍尖,但這槍尖卻如同凡物,不像是一件法器的樣子。

    “去城主府試試吧。”小月道。

    余念點了點頭,和小月出了古董店,直奔城主府。

    告知了來意,余念和小月很快被一名小廝領著進了城主府。但率先見到的卻不是薛定諤,而是薛青花。

    “你們剛到就有人通知我了。”薛青花見到余念兩人,很高興,因為她看得出來,小月是真的想要幫她,“怎么樣怎么樣?有消息嗎?”

    小月搖了搖頭,薛青花錚亮的眸子頓時就暗淡了下來,又和小月交代了兩句,便離去了。

    片刻,又來了人,依舊不是薛定諤,而是薛天,薛定諤的幼子。

    “我姐那里,你們不要管她。”薛天看著小月,表情非常認真。

    余念把槍尖拿了出來,薛天把玩了一下,搖了搖頭。

    “不對嗎?”余念皺眉。

    薛天道:“這不是我父親丟的那件東西。”

    薛天也不多言,神『色間有送客的意思。

    他冷冽的眸子從小月的手腕緩緩往上,最后停在小月微翹的眼睫『毛上:“我姐活不了多久了,為了能讓她多活幾年,你們就不要再害她了。”

    “薛少爺,我聽說,你和你姐姐的關系可不是很好啊。”小月淡淡道。

    薛天聞言神『色立刻一變,眉宇間浮現出了一抹戾氣:“那又如何?”

    “所以我們幫你姐姐,你不開心啊。”小月繼續道,余念拉了拉她的手,示意她不要再說話了,在這夜城,交惡于夜城之主的兒子,可不是一件好事。

    看著余念和小月消失的身影,薛天面『色漸漸平靜下來:“姐,你放心,我一定讓你再多活幾年,恨我就恨我吧,總比讓你沒有了盼頭沒有期待,就這么死掉好吧。”

    ……

    ……

    余念和小月回到了古董店,相對沉思。

    “這把槍尖,一定有用。”余念分析道,但無論他如何使用靈力催動,這槍尖,都紋絲不動。

    岳存山還沒有自鬼蜮滅境歸來,岳陸已經問了余念好幾次,但余念也不知道岳存山此刻到底是生是死,唯有讓岳陸看著岳存山的肉身,眼下,只能等待,只能靠他自己。

    “這把槍……”小月沉默了片刻,忽然道,“要不,我來試試這個吧。”

    說著,小月雙目霎時變得血紅,她的手,按在了槍尖之上,一股又一股難以形容的血煞力量瞬間將此地溢滿。

    “這種感覺……這種感覺……”

    小月身上,出現了一股讓余念有些熟悉的感覺。

    “這是……慕容家的逆緣追溯!!”

    余念腦子里嗡的一下,當年在那天墳之中,慕容啟就是靠著這一慕容家的絕禁之法尋到了余念,雖然余念靠著思念刀反殺了慕容啟,但這可怖的逆緣追溯,卻是給余念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小月,到底是誰?怎么會慕容家的絕禁秘法?

    十息之后,小月眸子一閃,喃喃道:“我看見了一個人,大叔,跟著我。”

    距離夜城約『摸百里外,有一片竹林,竹林間,坐落著一座小院,清新典雅。

    小院的主人是個中年書生模樣的人,身高六尺,面容普通,因為常年讀書,修身養『性的緣故,襯得此人溫潤如玉,謙謙君子一般。

    余念和小月來到這里的時候,驚訝的發現,此人,和那《半生緣》里的書生,長得一模一樣。

    “敢問《半生緣》可是先生寫的?”余念立在中年書生面前問道。

    突然出現的余念和小月,把此人嚇了一跳,但聽到余念的話,他點了點頭。

    “哎呀。您可真是讓我們好找啊!”小月高興極了,“有個人想見你,您能跟我去見一下她嗎?”

    “不能。”于苗回答得很干脆。

    “您放心,我們不會害您的。”小月有些急了。

    “跟著你們去,我會死的。”于苗連連搖頭,擺擺手,示意余念兩人趕緊離開。

    “有一個您的讀者,非常喜歡您的《半生緣》,她的身體不太好,有個愿望就是希望能見見您!”

    “關我屁事。”于苗依然很冷淡。

    但下一刻,他便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余念收回手,淡淡道:“和他費什么話,直接抗走。”

    小月吐吐舌頭:“大叔你好暴力,不過我喜歡。”

    就在余念兩人帶走了于苗這個《半生緣》的作者半個時辰之后,薛天忽然出現在了這里。

    “于苗,《半生緣》里那件安神定魂的法器被人取走了,你這本書,以后可吸引不到人了。為了我姐姐的安全,我得把你送得遠一點。”

    “于苗?于苗?”

    于苗不見了!?

    他神『色驟變,識海里神念閃動,第一次『露出了驚恐的表情。

    小的時候,他姐姐的身體就不好,想要養食夢魑,但是薛天發現,那食夢魑時而會進入薛青花的夢里,蠶食薛青花的夢境,于是他想要殺掉那只食夢魑,卻被薛青花死死地護住,為此,還打死了和薛青花一起長大的一名仆從。

    這件事使得薛青花對薛天憎恨在心,從那以后,把那只食夢魑看得死死的。

    之后,薛天發現,雖然自己的姐姐恨自己,但是她的身體,卻有了穩定的跡象,于是,薛天隔一段時間就去用言語ci ji一下薛青花,果然,薛青花越恨他,活得就越好。

    后來,薛青花讀到了那本《半生緣》,心中對于見到那作者的執念越深。

    薛天知道,不能讓她見到,一旦見到,薛青花執念一散,必死無疑。

    所以,他把于苗藏了起來,外界都以為于苗死掉了。

    “早知道直接把于苗殺了!”

    薛天眼中殺意奮起,腦子里出現了余念和小月的畫面。

    “姐,你千萬不要有事啊!”

    ……

    ……

    薛xiao jie呆呆地看著坐在自己面前,很是拘束的于苗,輕聲問道:“你,是王五嗎?”

    于苗一怔,旋即搖了搖頭。

    薛xiao jie眼瞳里的光芒明顯暗淡了不少:“哦……你的書,真好看。”

    “謝謝薛xiao jie,您眼光不錯。”于苗不卑不亢。

    “書的結局,我很滿意,看到他們最后在一起了,我真開心。”薛青花蒼白的臉擠出了一絲笑容。

    余念、小月、于苗頓時就僵住了。

    “結局圓滿?”

    “結局不是個悲劇嗎?”于苗有些懵,大xiao jie,您確定您看的是我的書嗎?

    “吱!!!”

    此時,被掛在一旁,跟了薛青花很多年已經垂垂老矣的食夢魑,瘋狂地嘶鳴,搖動籠子,神『色猙獰恐怖,似要吃了于苗!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中国体育彩票36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