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千千小說 > 永生仙墓 > 永生仙墓最新章節 > 第七十三章 打東邊來了個賣保險的

永生仙墓 第七十三章 打東邊來了個賣保險的


    靈光溢滿,如同漫天的繁星,是曦曦點點的青點。

    余念大口一吸,將滿屋子的靈光納入口中,身上金光熾盛,晶瑩的肌膚之下,瑩瑩散散,透著璀璨。

    三個月,在析靈丹的幫助之下,余念終于完成了九死一生經第一層煉皮的修行。

    肌膚之下,五百六十條支脈全開,鍛造出了最為強勁的體膚。

    余念睜開雙眸,眼瞳中神芒熾盛,他站了起來,輕輕動了動身子,體內立刻傳來了咚咚之音,猶如晨鐘暮鼓,響徹靈臺。

    余念右手食指、中指、無名指三指之下,劍意微沉,因為萬衍劍傷勢極重的緣故,余念修行了三個月的萬仙引劍訣,只艱難凝練出了三道劍意。

    左手一攤,七十二根隕神針在掌心盤桓,祭煉了數月,隕神針已然初具戰力。

    余念抬手一抓,驚鴻劍、夕陽鏟拔地而起,劍影鏟影交疊,天涯劍與海角刀,在余念的手中,已經愈發成熟。

    余念心情前所未有的沉靜,信心也愈發堅定,如是修行下去,數年之內,筑基不在話下。

    屋后的靈田里,七彩夢蝶花長得極為妖艷,尤其是在黑神土之上種植了數月之后,更是顯露出了其難以窺探的仙靈之氣。

    每一株七彩夢蝶花,都開出了七朵花,赤橙黃綠青藍紫各一株。

    此刻,似乎才不負其七彩之名。

    靈田終日籠罩在氤氳香氣之中,使得余念這里,宛如化作了仙境。

    七二七早在兩個月之前,賣掉了靈田內的仙青草之后,便停止了對外出售靈種,賣得太快,容易引起懷疑,現在靈田內種植的靈草,全部都是供給余念一人使用。

    值得一提的,余念半個月之前從魚鱗手里將第七輪回草的種子要來了,今日終于冒出了嫩芽,純黑色的嫩芽。

    養劍碗內,三寸小劍原本暗淡的劍身之上,也帶上了點點的曦光,一切,都是欣欣向榮的樣子。

    關于錢玉的死因,聽說調查出來是錢玉和午陽一脈的某個弟子之前就有爭執,故而被此人懷恨在心,趁著他煉丹的時候出手殺害了他。

    而這名弟子,也被打入三陽宗的囚日牢籠。

    囚日牢籠,是三陽宗關押重犯的地方,其內有大兇,此子被打入其中,可謂是十死無生。

    關于這個結果,不知道三陽宗有多少人相信,至少余念是不相信的。

    可是不相信也沒有辦法,雖然余念貴為三陽宗的真傳,午陽一脈的掌爐弟子,煉丹長老紀玄的親傳,但實際上,余念手中沒有什么可以動用的力量。

    余念每日清晨前往午陽峰萬和殿,修行丹道的基礎知識,歸來之后便著手九死一生經的修行,日子過得波瀾不驚。

    然而今日清晨,余念正欲出門的時候,被一名青衫弟子攔住了。

    來人劍眉小鼻,耳朵很大,尤其引人注目的,是其垂膝的一雙長手。

    “見過余師兄,小子是夕陽一脈外門弟子京守,今日冒昧打擾,還請師兄不要見怪。”

    京守面帶笑意,敲開了余念的門的之后,神色一直恭敬著,余念詫異地看了他一眼,將他引入了屋中,泡了一杯茶,遞到此人的手中,道:“清靈茶,味道還行。”

    京守眼前一亮,清靈茶乃是修真界有名的靈茶之一,對于修行者,尤其是開脈一境的修行者有著極強的輔助作用,可以說喝下余念這一杯茶,他明日便可以開出兩條主脈來。

    這對于外門弟子來說無比珍貴的清靈茶,想不到余念輕易拿了出來,京守難掩眼中的艷羨,對于余念的慷慨,更是饒為感動。

    一杯清茶下肚,京守只覺得神清氣爽,見到余念提起茶壺準備給自己倒茶,京守連忙從余念的手中將茶壺搶了過來:“哎喲,余師兄,怎么能讓您給我添茶!我來我來。”

    滿了茶,京守正了正衣衫,這才道:“不瞞師兄,這次師弟來,是給你送福利來的。”

    “福利?”余念挑眉,不明所以,他和京守素不相識,什么福利不福利的。

    京守抿了口茶,嘴角翹起了一絲神秘:“眼下師兄在三陽宗過得很艱難吧?”

    “你想說什么?”與你那瞥了他一眼。

    京守淡淡一笑,露出一個抱歉的表情,繼而道:“以區區凡人之軀入我三陽,不過就是帶回了朱玉碧碟,便讓您獲得了三陽宗真傳的身份。要知道這可是三陽宗的真傳,不是外面的小門小派,而是這方無盡世界的九大天宗之一,掌修真界牛耳的三陽宗的真傳!

    按照常理,這樣的修士,只要不夭亡,都會成為三陽宗下一代的核心領導層!而現在,這個身份,居然落到了你余念的頭上,凌駕于三陽宗數十萬雜役、數萬外門、數百內門弟子的頭頂!壓力重達萬鈞吧?”

    “更何況!您又在入宗短短的時日之內,以一條主脈未開出的廢柴身份,成為了午陽一脈的掌爐弟子,成為了紀玄長老的親傳!眼下整個三陽宗,大家對于您,可是妒火滔天啊!”

    余念把玩著手里的茶杯,不動聲色。

    京守繼續道:“而您的身體情況,卻不允許您和那些瞧不上您的人,糾纏過多。因為您的時間不多了,必須要抓緊時間修行,所以近來每旬一次的午陽一脈教課,您都會被鳳正品師兄教訓,可是您一直沒有反抗,甚至連一句反駁的話語都沒有。”

    “我初涉丹道,很多東西都不懂,鳳師兄教導的是。”余念淡淡道。

    “是么?”京守神秘地笑了笑,“不管您如何低調,您不可否認的是,在三陽宗的這數月,或是因為弟子的嫉妒,或是因為什么我并不知道的原因,您已經遭受了數次危險,雖然逢兇化吉,但是都勝得僥幸啊。”

    “你到底想說什么?”余念頗為無奈。

    京守表情肅穆了起來:“天地間,安為貴,八部浮屠,你值得擁有。”

    余念表情微變,哭笑不得地看著京守。

    八部浮屠,一個發展于東海之濱的神奇組織,專門向修士收取費用,然后為他們護人護物,若是出了事,將會數倍于投額返還靈石,類似于鏢局,但是八部浮屠自己取了個名字,名曰保險。

    這京守是向自己賣保險來了。

    “師兄,一個月只要一萬靈石,我們八部浮屠保您在三陽宗安枕無憂,安心修煉!”

    “師兄,怎么樣?!區區一萬靈石在您的眼中還不是就一句話的事情。可是您的一句話,卻能讓你今后的安危,都不再是安危啊!”

    余念啞然失笑,任京守說得天花亂墜,依然無動于衷,推脫說午陽一脈的早課快開始了,迅速離去。

    京守在原地跺了跺腳,看著余念的背影:“余念師兄可是個大財主,一定要拿下!京守,你可以的!加油!”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中国体育彩票36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