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千千小說 > 永生仙墓 > 永生仙墓最新章節 > 第九十九章 靈藥師試煉(一)

永生仙墓 第九十九章 靈藥師試煉(一)


    盡管岑也等人不在宗門,但是三陽宗和八部浮屠關于“永生仙墓”的合作就這么確定了下來。

    不過想要構建一個如此龐大且完美的游戲世界,兩派需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

    第一步,便是兩派準備用十個甲子左右的時間,來完成“永生仙墓”世界觀的構建,看看是按照當今的修真界來構造,還是另起爐灶。

    不過這等事宜便不是余念一個第一境的小修行者可以參與的了。

    余念的心思,全部都放在了這一次三陽宗十年一次的靈藥師晉升試煉之上。

    隨著時間的推移,報名參加本次試煉的人數越來越多。

    三陽宗午陽一脈的藥童有著近乎十萬之數,這一次,就在試煉開始的這一天,余念立在萬和殿前的道場之中,看著烏泱泱數萬之眾的藥童,第一次感受到了壓力。

    本次靈藥師的考核,數萬人之中,只取一人。

    想要在這數萬人之中脫穎而出,非常困難。

    余念閉著眼睛,趺坐在角落里,呼吸很沉定,晉升靈藥師,便意味著可以得到宗門更多的藥方,這是余念最為渴望的。

    “喂!”祁沐水走了過來,拍了拍余念的肩膀,笑道,“有人希望你能贏,可是我也想要贏,怎么辦?”

    一邊說著,祁沐水取出了一壇酒,遞給了余念。

    酒壇之上,碩大的歪歪區區的五個大字,祁沐水的酒。

    余念噗嗤一聲就笑了出來,原本以為之前幫著周衍買酒的時候看見的這五個字不過是祁沐水用來表明自己是那酒的主人的。

    現在來看,“祁沐水的酒”,這真的就是祁沐水這酒的名字?

    “你笑什么笑?”祁沐水眸子一瞪,笑了一聲,“這名字取得不好嗎?”

    余念頓時連連拍手,大叫好酒好酒,嘴里調侃意味濃郁。

    不過話是這么說,但半壇酒下肚,余念頓時神清氣爽,不得不說,祁沐水這酒,真的不錯。

    “我一直想問,你修行的是什么功法,怎么會釀出酒來?”余念打了一個嗝問道。

    祁沐水嫌棄地扇了扇,腦袋扭向一邊,捏著鼻子道:“臭死了!”

    見到祁沐水不回答,余念臉上頓時青紅交疊,仿佛吞下了毒藥,痛苦道:“你……你這酒不會是你修行完之后的洗澡水吧?唔……”

    余念要吐了。

    “滾你娘的!”祁沐水狠狠地踹了余念一腳,生氣了,氣洶洶地走到了人群的另一邊。

    “看來你挺有信心的啊,一點都沒有緊張的樣子,還有心情在這里調戲姑娘?”人群前忽然讓開了一條道路,一襲紫衣的真真立在了余念的面前,神色微冷。

    “你有意見?”余念淡淡道。

    “呵呵。”真真咧開嘴笑了笑,嘲諷之意都快要溢出來了,“真不知道你是哪里來的勇氣,入宗短短半年便敢來參加靈藥師考核,你可是我午陽一脈的掌爐弟子,你不要臉,我們可都要臉呢!”

    真真話音落下,眾人便是一片嘩然。

    余念令黑靈石全開這沒錯,但是他畢竟入宗時日短,沒有時間的積累,就算是再天才的人,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真正成為一名煉藥大師。

    午陽一脈靈藥師試煉十年一次,也就是代表著,每一次靈藥師試煉,都會有一批午陽一脈過去十年,甚至是幾十年里,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浸淫在丹道之中的弟子參與。

    這些弟子的底子有多厚,可以想象。

    余念神色依舊平靜,合上了眸子,不再去言語,倒是一旁的祁沐水忍不住出言諷刺:“說得好像你修行丹道幾十年了一樣!”

    此時,一道靈壓落下,壓住了在場數萬人。

    只剩一只手臂的紀玄出現在了眾人的前方,空檔的衣袖輕輕一甩,其修行多年的威壓立刻鋪展在此地,使得眾人噤若寒蟬,不敢再言語。

    “又過去十年了,有很多熟面孔,也有很多生面孔啊!”紀玄的聲音不大,落在每一個人的耳腔里都恰到好處,很溫柔,像是呢喃細語,使得眾人如沐春風。

    紀玄伸出了三根手指:“老規矩,共有三試,唯一的不同,便是今年,只取一人。”

    紀玄威壓撤去,但是沒有人再出言,此刻出現在眾人面上的,是兩分激動,三分希冀,四分忐忑,還有一分翹然。

    紀玄盤坐在了半空之中。

    鳳正品出現,手中一個血色的火盆向著眾人一拋,無數的火苗立刻將整座道場覆蓋,如漫天火雨,極墜而下。

    余念站了起來,他的面前,懸著三道火苗。

    青紅黑三色,皆只有小指蓋大小。

    “每人面前,有三枚丹,最快分析出三枚丹所用原料的前一千人,進入下一輪。”

    轟!

    鳳正品話音落下,整個道場忽然轟鳴一聲,這是眾人一把握住身前火苗的聲響。

    余念捏住了青色的火苗。

    火苗一閃,一道鳳凰虛影沖天而起,轉瞬消失不見。

    他的掌心多出了一枚青色的丹藥。

    “墜凰丹?”

    鼻腔抽吸藥味,余念瞬間判斷出了這是什么丹藥,腦子里關于此丹的一切訊息迅速閃過。

    余念立刻抬手按在了懸于身前的一道羅盤之上,意念涌出,將訊息烙印其上。

    余念接著捏住第二枚丹藥,一股類似于辣椒的辛辣味立刻沖入余念的鼻腔。

    “啊切!”余念一個噴嚏同時,也認出了此丹,烙印于羅盤之上,接著,是第三枚純黑色的丹藥。

    握于掌心,感受三息,不識,陌生的氣息流轉,似苦非苦,似酸非酸。

    十息,不識,掌心出現了火熱的灼燒感。

    余念眉頭皺起,這枚丹內,靈種極為復雜,但是再復雜,自己也應該認識才對,但是這些靈種的味道,余念極為陌生,唯一的解釋,便是這枚丹所用原料,余念之前沒見過。

    余念面色發苦,難道這第一關,自己就過不去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中国体育彩票36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