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劍徒之路 第1279章 旅行


    “海浪劈開,從中鉆出一頭妖怪,身體龐大,無邊無際……一只大頭,立起來星月無光,張口一嘯,海水倒卷……那張闊口,上嘴唇頂著天,下嘴唇挨著地……”

    旁邊一名筑基小修弱弱問道:“那臉放哪兒呢?”

    那聲音狀極不屑,“天地之大,妖怪放不下,要臉做甚?

    說時遲那時快,老子把信印長劍一吐,當時就……”

    閔柔把臉捂在手中,心中煩燥,這些未來可能的同伴,讓她心中升起一種濃濃的無力感,青梅害蟲窩,今次尤其多,她不想再聽到這些胡言亂語,可是那聲音卻是攔也攔不住,可勁的往耳朵眼里鉆,

    “……大白若辱,大方無隅,大器晚成,大音希聲,大象無形,大銳無鋒……老子的劍器信印這一露出,當時便嚇的那妖怪體若篩糠,呆若木雞,趴伏于地,口稱上仙饒命……

    老子哪里去管它?所謂人妖不兩立,正氣胸中存,卻把劍器一引……轉念又想,君子有成人之美,上天有好生之德,好歹也是數百上千年的修行,不容易,這才放過它一馬,否則現在便拿出他的部件讓大家觀瞻觀瞻!”

    那個筑基小修雖被忽悠的暈頭轉向,卻是咬定青山絕不相信,“師兄那劍器信印呢?何不拿出來讓大家見識見識?”

    胖大海得意洋洋,從腦中搞出把小劍來,晦暗青灰,死氣沉沉,形制怪異,不倫不類,

    “我這劍器信印,別看外表不顯眼,但真正施展起來,那才真正是風卷云動,地晃星搖,你們來看……”

    旁邊幾個修士把臉轉向另一邊……

    可憐的閔柔,就在這樣的聒噪環境下開始了她的平生第一次的宇宙之旅,平心而論,宇宙是壯闊奇瑰的,讓人目不暇接,心生敬畏,除了一點,宇宙背景噪音實在是讓人難以忍受,

    吹牛-赑的,賣假藥的,坑人錢財的,傳播低-俗文化的……就沒一天消停的,無休止的對周圍的同伴進行著疲勞轟炸,直到把所有人都炸的遠遠躲開,他們幾個就開始互相轟炸,

    假藥與牛-赑齊飛,欺騙共謊言一色,搞的掌筏的元嬰真人都暗暗的加快了速度,心想著把這幾個垃圾貨色趕緊扔到凡星上,也省的天天受這非人的折磨。

    他們是孤筏飛行,事實上,六條浮筏的方向都各自不同,這就是宇宙中星體出行的特點,沒有路徑,也處處都是路徑。

    相對來說,環衛號飛行的方向是比較偏僻的一側,在這個方向上,前方的凡星沒有其他方向上的那么密集,宇宙深空環境較為復雜,最讓信仰道統修士撓頭的,是這個方向上的凡星,多多少少的擁有一絲基本的靈機儲量。

    這是最要命的!

    對信仰修士來說,他們最喜歡的就是那種一絲靈機也無的凡星,因為那意味著沒有修真力量,沒有洪荒古獸大妖!

    靈機再昌盛些也不錯,因為他們去不了!這樣的地方一定會被道門勢力所把持。

    就怕靈機有一點,卻不足以培養修士的星體,這樣的地方,道門勢力不會來,但天長地久之下,深山大澤中卻難免滋生出一些**食氣的本土妖獸,它們沒有天敵,所以,在這樣的星體上就是被原著民膜拜的對象,不僅獲取信仰會艱難的多,而且還時不常的有生命危險。

    這就是不上供,吝于好處的結果。其實在青梅道統外派修士收割信仰的初期,對這類星體都是敬而遠之的,便是再貪婪,他們也不可能冒然把低階修士送到那樣的地方去送死。

    但萬年下來,滄海桑田,周邊宇宙環境有了很大的變化,每年近百人,也就是說萬年后已經有近百萬的信仰修士被遣送至周圍凡星,這是什么概念?

    以浮筏飛行距離來論,十年飛行距離之內的凡星,基本上信仰都被收割一空,現在的信仰修士要找個好點的凡星,就不得不飛的更遠!

    他們不是元嬰真君大能,生命以千年計,筑基修士短暫的二,三百年時間又有多少是可以浪費在飛行途中的?這就造成了,低階修士中超過五成,這輩子只有一次宇宙飛行經驗,就是去的那次;還有四成只有兩次宇宙飛行經驗,去一次,回一次!

    非常殘酷!

    這樣的變化就不得不讓青梅修士把目光開始放在那些有一絲基本靈機的星體上,此時而論,那些可能的洪荒異獸的風險也是顧不得也。

    環衛號,就是六條浮筏中,唯一一條飛向這樣星體的浮筏!

    走這條航路,唯一的好處就是,路途較近,不需要十年八年的飛行,對青梅信仰修士而言,尤其是筑基小修而言,這么長的旅途是很痛苦的,因為他們不像道門修士那般,可以吞丹藥,吸收靈石!

    屁大點的地方,找誰獲取信仰去?誰騙誰呢?

    “嗨,有兩條虛空獸在打架!”

    一名眼尖的修士喊道,這可是筑基們頭一次看到虛空獸,雖然只是深空中最普通最平常的蠕節蟲獸,但作為小小的筑基,能在深空看到元嬰級別的大戰,還是興奮莫名。

    兩頭蠕節蟲獸一大一小,一強壯一瘦弱,雖然現在還互相咬的不可開交,但很明顯,瘦弱的那頭有些不支,想來落敗被殺也是早晚的事。

    有好事者立刻開出了盤-口,

    “我賭大的那條會吃掉小的!”賈郎中大喝,

    “我賭不會吃,好歹也是元嬰層次,就能同類相殘到互食了?”吳秀才輕搖紙扇。

    沒人去賭誰輸誰贏,因為事情明擺著,坐莊的白朗看了余下幾位一眼,眼見閔柔厭惡的掉轉頭,他也不去自討沒趣,于是看向浮筏第一大牛-赑的胖大海,

    “大海,你下在哪邊?”

    胖大海傲然一笑,不屑的點指眾人,“有眼無珠,鼠目寸光!今天龐大爺就來教你們一個乖!

    我賭小的會吃掉大的!”

    眾人大笑,不過他既愿做肉頭,也沒人來拉他,于是紛紛下-注,賭-注方定,空中的戰斗也見了分曉,

    那小個瘦弱的蠕蟲獸,竟然真的把大些的那條啃食了!而且,那條大的還不反抗!

    就連閔柔都不得不高看了這牛皮胖大海一眼,是蒙的?還是別有內情?

    龐大海美滋滋的把賭-品收入囊中,“不服氣?覺的老子知天曉地是吹牛-赑?

    出來混,眼睛不亮怎么成?老子今天心情好,就告訴爾等究竟,也讓爾等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這哪里是打架?分明就是蠕節蟲獸在傳播下一代,所以母的那只,一定會吃掉公的那只來滋補身體!

    吳秀才,虧你自栩理論知識豐富,這到了真景了,怎么反倒不識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中国体育彩票36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