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千千小說 > 天道罰惡令 > 天道罰惡令最新章節 > 第六百十七章 魔龍現身

天道罰惡令 第六百十七章 魔龍現身


    “陸大人,你是怎么知道當年有人屠龍的?是不是你有這群人的消息?”

    “消息確實有,唯一的幸存者就是前段時間鬧出剖腹取胎案子的人,此人已被我正法了。”

    “那……陸大人可有斬龍劍的下落?”姒恩似乎強忍著激動問道。

    “沒有!他也沒說。據他所說,他當初是手執斬龍劍的,可惜在決戰之時被打暈了,等再次醒來被沖到了海灘邊上,斬龍劍……可能已經沉入海底了吧。”

    “這樣么……”姒恩臉上失落之色一閃而逝。

    遠處的吵嚷之聲突然響起,陸笙和姒恩都收回話語向那望去。似乎是一個男學生和一個女學生在爭執一般。

    而在人群中,手臂上綁著繃帶的小南,很是扎眼。

    突然,那個男學生抄起腰間的彎腰,一刀朝著女同學的腦門上砍去。姒恩臉色大變,正要出手。突然,人群中小南身形一閃擋在了女同學的面前。

    伸出手指,捏住了男同學手中的彎刀。

    “托木安林,同學之間吵架是常事,但是你竟敢拔刀殺人?你是當這里是你的鐵力谷,可以無法無天么?”

    托木安林想要把刀抽回去,但彎刀仿佛長在小南手中的一樣,紋絲不動。

    “松手!”托木安林兇厲的喝道,“她一個賤民也敢與我頂嘴,本王殺了她也是她自尋死路。我知道你后臺硬,別多管閑事。”

    “本王?你是王爺?”

    “本王難鐵力部落的郡王,未來的鐵力王!”說著,托木安林驕傲抬起頭,一副目空一切的姿態。

    “呵?”小南不屑的癟了癟嘴,“在蘭州,最不缺的就是郡王,別太把自己當回事。就沖你這么囂張跋扈……你未來成不了鐵力部落的王,我說的!”

    說著,小南手中微微用盡,彎刀瞬間崩斷。看著崩斷的彎刀,托木安林的臉色瞬間變得鐵青。對他們部落的勇士來說,彎刀就是他們的勇氣和尊嚴,彎刀被毀,是對他們極大的侮辱。

    可是……

    想要發作的托木安林深深的看了眼小南,忍氣吞聲的轉身離開。

    “在蘭州,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的現象太普遍了。”姒恩輕笑的搖了搖頭說道。

    “普遍么?如果這次這一刀真的砍下去,我一定會讓他明白什么叫國法無情。”

    “當年勸降各大部落氏族,朝廷承諾他們自治。”

    “自治的前提是只在他們的部落之內吧?跑到本官的管轄之內行兇……當年白馬城少城主就是前車之鑒。”

    “我倒是忘了,陸大人可是鐵面無私的陸青天。”

    “王爺,窺一斑以見全豹,看來蘭州的部落氏族……是時候該管管了。”

    “暫時還是別!”姒恩連忙搖頭想打消陸笙這個念頭。

    “蘭州地處西陲,為我大禹門戶,雖然玉門關外有二十萬大軍常年駐守。但如果蘭州氏族內亂,給草原匈奴看到可乘之機而舉兵來犯,無論他們能否得逞,這起因之罪你我擔待不起。”

    聽到這里,陸笙也收起了一時的沖動,“王爺說的是,我們本就有更好的辦法穩扎穩打,等到蘭州的主體百姓不再是蘭州氏族部落,那時候他們就算想鬧騰也有心無力了。”

    “陸大人明白就好,走吧,去看看他們玩什么?”

    雖然都是一個書院的學生,但涇渭分明。女學生和男學生隔了至少十幾丈。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按理說這個年紀的青年男女正是躁動不安的時候。不是應該巴不得彼此靠近么?

    “啊,小南,你的手上流血啦。”突然,一個女子指著小南的手臂驚叫道。

    小南低頭看了眼手腕上的繃帶,鮮紅的血跡溢出。但臉上卻滿不在乎。

    “沒事,應該是剛才運功的時候不小心震開傷口了。我去河邊洗洗。”說著,身形一閃人已離去。

    陸笙和逍遙王的靠近引起了子衿學院學生的頻頻側目,逍遙王穿著還算普通,但陸笙卻是穿著一身玄天府官服。這么一靠近,卻是給他們很大的壓力。

    無奈,陸笙頓住了腳步,“算了吧,我若過去,他們怕是連話都不敢說了。”

    “啊——”

    突然,一聲慘叫響起。

    之前拿刀砍人的托木安林猛的抬起腳抱著腿跳了起來,而他的腳背上,赫然趴著一只漆黑色渾身閃動著星星點點的蝎子。

    托木安林甩了好幾次,才將腳背上的蝎子給甩掉。而蝎子被甩飛出去之后,悠悠的挖起洞眨眼間消失在海灘之上。

    “星紋蝎……”托木安林的臉色頓時白了,驚恐的看著自己發青發紫的腳背。瞬息叫,臉色鐵青的沖向女子這一片。

    看著他氣勢匆匆的沖來,幾個女子連忙擋住了托木安林的去路。

    “托木安林,你想做什么?”

    “左古雅,是你……你竟敢放星紋蝎來咬我?你……你快給我解藥,否則……否則我把毒王谷夷為平地!”

    “托木公子這話就不對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們小姐放蝎子咬你了?在蘭州,星紋蝎到處都是又不是只有毒王谷有。不過就沖著托木公子這態度……小姐,我們別搭理他。”

    “你!”托木安林憤怒的盯著說話的女子,“別廢話,先給我解藥!”

    “憑什么?”左古雅不屑的冷哼一聲。

    “沒時間跟你鬧脾氣,星紋蝎的毒半盞茶的時間就會發作,等發作了就晚了。”

    “晚了就晚了,死的又不是我……”左古雅冷笑的一甩頭。

    “你到底怎樣才愿意給我解藥?”

    “方才你砍我一刀,要不你也被我砍一刀?”左古雅古靈精怪的眨了眨眼睛問道。

    “你!我錯了還不行么?快給我解藥,沒時間了……”到了這一刻,托木安林也不得不妥協,語氣軟了下來。

    陸笙眉頭一皺,嘆了口氣搖了搖頭,這是要鬧咋樣?小孩子斗氣么?管也不是不管也不是。

    “這是在向我道歉么?”

    “是是!我道歉,道歉行不?”

    “可這是道歉認錯的樣子么?”左古雅依舊不依不饒,而周圍的女同學也是捂著嘴嬉笑了起來。

    聽著這個笑聲,仿佛無數耳光扇在托木安林的臉色,火辣辣的感覺和腳上酥麻的感覺在交戰。最終,還是死亡的恐懼戰勝了尊嚴。

    撲通一聲,托木安林跪倒在地,五體投地。

    “我錯了,求左古雅小姐賜我解藥救我一命。”

    “哼!”左古雅冷哼一聲,扭頭離去。她身邊的侍女從腰間掏出一個瓷瓶,取出一枚藥丸,仿佛投食一般扔到托木安林的面前。

    “給你,以后要再敢欺負我家小姐,那就不是星紋蝎了,就是五毒斷魂蜈蚣。”

    陸笙看著事情沒有往不可收拾的方向發展,苦笑的搖了搖頭,轉身打算離去。

    “耶?笙哥哥?你怎么來了?”剛剛洗完手回來的小南滿臉驚異的叫道。

    陸笙微微側過臉,露出了笑容,“有公務啊,你好好玩,我先回去了。”

    陸笙揮了揮手,迎著初升的太陽遠去。

    “轟隆隆——”

    突然,一聲巨響伴隨著大地的震動。一眾學生都滿明其妙的看著周圍,難道是……地龍翻身?

    “不好,是地顫,大家快離開,會有大浪——”逍遙王臉色大變,急忙喝道。

    海中地震之后會有海嘯,這在這個世界也是常事。當姒恩在呼和學生們趕緊離開海灘的時候,陸笙卻不為所動的盯著遠處的星辰海。

    星辰海雖然一片平靜,但陸笙卻感覺到一股非常強大非常可怕的氣息正在急速的逼近。

    “陸大人,快點離開吧,過會兒海浪……”說到這里,姒恩的話語也猛然間頓住。到這一刻,他也感受到星辰海之中有什么東西急速的逼近了。

    海面上,突然間波濤翻滾起來,無數水花四濺,有的甚至沖上虛空。翻涌的水浪,如火山爆發時迸射而出的巖漿一般。

    “轟——”

    一道巨大的水柱沖天而起,漫天的水花仿佛天空塌陷落下的天池之水一般。一個巨大的腦袋,從水中仰起,對著天空發出一陣凄厲的嘶鳴。

    馬丹,奧特曼,你在哪?連怪獸這么都出來了?陸笙的心底此刻早已剩下無數的吐槽。

    怪獸嘶鳴聲驟停,突然垂下頭死死的盯著眼前驚慌失措,甚至已經嚇得不知逃跑為何物的子衿學院的學生。

    “魔……魔龍?魔龍現身了……”姒恩不知道是恐懼還是興奮,竟然發出了一聲怪異無比的尖叫聲。

    “你哪只眼睛覺得他像龍了?這特么根本就是一條蛇啊!”陸笙也顧不得姒恩的身份了,破口喝道。

    “轟——”巨蛇突然間急速的向海岸沖來,目標直指子衿書院的學生。

    “不行,不能讓它上岸!”瞬間,陸笙喝道,一步踏出,周身金光閃動,銀亮色的飛蓬戰甲已經穿在了身上。背后的絕世好劍已然出鞘,在外人的眼中,陸笙化成了一道白光,瞬間,一個戰神舉劍向巨蛇沖去。

    “喝——”

    劍意催動,一道金光從絕世好劍之上迸射而出。一道凝實如天劍的劍氣,被陸笙舉在空中刺破蒼穹。

    仿佛天神臨凡一般,陸笙狠狠的揮下劍氣。

    劍氣斬破空間,仿佛將天空分成兩半,一劍不偏不倚,狠狠的斬在巨蛇的腦門之上。

    凝聚天劍,先天境界的高手都能做到。但卻很少有人用凝聚劍氣殺敵。不是這一招威力不強,而是這一招很傻。

    舉著把幾十米的大寶劍,迎頭砍下。速度慢不說,還命中率低。對高手來說,輕輕一劍和凝聚劍氣的一劍,只要命中都是一樣的。

    但這看似雞肋的一招,卻在這一刻顯得那么的恰到好處。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中国体育彩票36选7开奖结果